第三百六十六章 完结

类别:女生频道 作者:舞夜夭字数:2819更新时间:21/04/22 09:48:48
  ,最快更新颤抖吧昏君最新章节!

  “住口!”

  武王上前,再次紧紧抓住顾娴,双眸赤红,滔天怒意令他脸庞变色,“不许再提……再提从前的事!”

  上辈子的耻辱,他早就想忘记了,只想记住仇恨。

  顾娴静静望着暴怒的武王,苦笑:“果然,我从未了解过你,我看到的,都是你想给我看的,好傻,好蠢。”

  她不曾了解过身边的丈夫,做皇后那辈子没有,今生同样没真正看清楚武王。

  傻姑娘不配得到幸福。

  “念在最后的情分,我劝你早一点离开京城,李湛说半个月要你项上人头,我不相信,但让你身败名裂,逃离京城有八成的把握。”

  顾娴声音平淡,这一刻看透了一切:

  “我以为我爹可以做到影响安阳长公主,当初我说我爹勾引站公主的话时候,你一定在笑我吧。

  的确,我小看了长公主,却不是高看我爹,他爱慕长公主,不过谁规定了,爱慕长公主,长公主就要感动就要接受?

  没准我爹对长公主的爱慕纠缠是最让长公主讨厌的地方。谁不愿意整日被癞蛤蟆缠上,于是同样是成亲生子,温浪最后能陪在长公主身边,我爹只会让她恶心。”
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武王冷声道:“本王没兴趣听你爹的事,一个蠢货而已,没有任何的用处,白费本王的一番心血,没有本王,他连爵位都保不住。”

  顾娴落到如今的地步,也因为平郡王不给力,而她穿越后学到的知识也不是无穷无尽的,有些东西造出来还赶不上李湛那边。

  武王看不到她带来的好处,齐柔万般不好却能给他生儿子,武王渐渐偏向齐柔就不奇怪了。

  婚姻要利益好处维护,而不是她所坚持的爱情。

  可笑。

  太可笑了。

  顾娴笑过之后,沙哑说道:“你对我不曾有过真心,可我……还是有一分的,站在女人的角度,长公主比志大才疏的我,以及战力惊人的温暖都不像女人,她心中就没有情爱一说,真正做到了拿男人当做宽慰舒缓自己欲望的工具人。”

  “唯一能让她例外的男人就是温浪,不过关键时候,她不会因为温浪就改变的,你就算拿温浪威胁她,她会亲手射杀温浪,然后再灭了你,为温浪报仇,埋葬她最有的一丝情分。”

  “不是温浪,皇姐能后退一步,支持太子?你是不是忘了,皇姐对温浪的偏爱,对温暖……她拿温暖当做亲生姑娘在疼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顾娴一时语塞,过了好半晌,胳膊被武王拽得麻木才轻声说道:“你为何总是无视李湛呢,真正让长公主放弃的人不是温浪,也不是温暖,而是李湛,也许还有整个中原的安宁吧。上辈子的教训还没有让你正视李湛吗?”

  武王怔愣住了。

  “我记得你死之后,李湛君临天下,真正做到了言出法随,不过他由于你的影响,性子尖锐又偏激,不屑于去做明君,只想着放纵痛快,可他做皇帝国库充盈,不,是该说空虚,只要入国库的银子,他总能花得一干二净。”

  顾娴趁机抽回手臂,活动了两下,步履蹒跚向外走,“这辈子他更强,支持他的人更多,有温暖在旁陪伴,有长公主一双眼睛盯着,他别想着再任性做昏君了。”

  “武王若是败了,我们这些人,倒是给中原留下一个太平盛世,亲手打磨出一位千古明君。也许这才是老天让我们重来一次的目的。”

  顾娴大笑着走出武王府,在这一刻她身上的枷锁,所有的爱恨情仇全部放下了,输了就是输了,重来一次,再去追逐过去的人着实太蠢了。

  就算这辈子她赢了,对做皇后那一辈子又有何用?

  她同以前的顾娴已经是两个人,两个灵魂了。

  重生复仇同重生报恩,弥补遗憾一样可笑。

  武王召集所有幕僚属下,义正言辞说道:“李湛不贤,逼迫本王太甚,本王打算行清君侧,恳请皇兄废除太子,诸位以为如何?”

  “恳请王爷三思,在京城,我们完全没有优势,长公主带回来的精兵如今已对王爷的兵力有包围的趋势,我们不怕长公主,然而一旦动手,京城顷刻就化作火海。”

  不少人都反对此时逼宫,都认为成功的几率并不大,不如出京割据一方,再图将来隆承帝同太子呼互相生疑。

  所有人都不信这对天家父子能永远彼此信任。

  没有武王这个共同的敌人,隆承帝,太子,以及重兵在手的长公主必然内斗不止。

  武王眸子闪烁,“本王让王妃潜入太子身边的计划失败了,本以为能给太子设下圈套,一举拿下太子,李湛狡诈不曾上钩,又留下半月取本王项上人头的话,同本王已经结下死仇,趁着太子威望不足,本王还可以拼死一搏,再过上一段时日,或是本王离开京城,同朝庭割据,本王怕是哪有机会了。”

  上辈子,武王死的憋屈,顾及这,顾及那的,不敢同李湛血拼。

  今生,武王只想着痛痛快快战一把,哪怕京城大乱,甚至天下大乱,他也不在乎了。

  “即刻调兵,清君侧,将先帝遗诏昭告天下,广邀天下藩王入京,同李湛决战。”

  “遵命。”

  幕僚部署只能领命,藩王?他们不会进京,也没有资本进京,有数的几个藩王手中的兵马全加起来能有一千人就不错了。

  武王手中握着的京郊重兵在京郊集结,不少隐藏着暗处的兵马被调动,武王展现拼死一搏的气势,李湛同样调动兵马,两方在京城展开对峙血战,武王费劲千辛万苦攻入京城,安阳长公主的精兵被武王一部分兵力死死拖住。

  武王知道脱不了多久,于是他不计生死,最后一搏。

  京城陷入战火,百姓们纷纷出城逃难,更多人死于两方搏杀之下。

  “他是疯了,若是离开京城,还有一丝机会,留在京城同爷拼兵力,他还没学会教训,爷是怕将京城打没的人吗?”

  李湛嘲讽道:“该拼命的时候,他顾忌太多,局面不占优势时,他又发疯一般拼命,先帝竟然看重这么个货色,就算他把他手中的遗诏上写着他该继承大统,又能如何?这世道不是看遗照,而是谁能赢!”

  温暖一身戎装,将披风记在肩上,轻声说道:“那就决一死战,我去助战父亲,你自己小心一点。”

  “再等等,爷先让你看一场爆炸。”

  李湛带着温暖上了宫中最高的楼阁,向外张望,京城大半的方向尽收眼底,“武王占据了东城门不出爷意料,可是东城门啊……”

  “给小红发信号,动手!”

  “是,太子殿下。”

  一只红色的信号上天,哪怕在白天依旧显得很是明亮,随后一声巨响,紧跟着几声巨响,东城门突然爆炸。

  温暖抓住李湛的胳膊,“你埋了火药?你才是疯子,哪有在京城,自己的京城门口埋火药的?你就不怕,不怕火药被突然引爆?”

  “怕什么,横竖爷不住在城门口,爷从未在乎过名声,东城门附近百姓……那是武王以及所有反贼造的孽,爷会给他们报仇。”

  “小暖,这辈子爷从未在意过名声,名留青史?不是赞誉,骂名也无所谓。”

  “去吧,同岳母岳父一起收割人头,武王若是侥幸不死,能攻入皇宫,爷敢把皇宫一起炸了,爷早就瞧着皇宫太小,太憋屈,一直打算重修。”

  “这个天下,爷得不到,旁人也别想全须全好的拿走,那段记忆中,爷在临死前的银子都花了,让继位的人在一穷二白上重建,这多好啊,爷知道他看不上爷,觉得爷是昏君,既然看不上昏君,就别想用昏君经营下的任何东西。“

  李湛着迷一般听着宫外的爆炸声,双方血战的声音,仿佛每一刻都有无数人丧生:

  这才是宫变该有的样子,不死人,不死很多人的宫变,只存在话本中。天下最不缺的就是人,最不值钱也是人,不过是事后统计的一串数字而已。”

  “京城打烂了,爷重建京城,京城人都死了,爷把外面的人迁移过来……爷准备迁移京城,如今的京城已经不符合爷将来的计划。”

  “不在战火中灭亡,就在战火中重生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温暖深深看了李湛一眼,带人同父亲温浪回合,加入征战之中。

  她始终觉察到李湛目光看着自己,接连爆炸声音在东城门方向响起。

  温暖不知道李湛在京城地下埋了多少的炸药,不知他何时埋的,他从未同自己说过此事。

  也许在强力火药被发明的那一刻,李湛就在京城四门挖地道埋下了炸药,没准皇宫就是个火药桶,能把所有人炸上天的火药桶。

  武王敢于最后一搏,想用百姓来威胁李湛,本来占据大义优势的李湛,消耗下去就能赢的漂亮的李湛比武王还敢拼命!

  武王的成功率只有不到三成,明明占据优势的李湛比武王更像是殊死一搏的亡命徒。

  其实史书上说得没错,李湛就是这么昏庸,这么疯!

  「温暖:昏君,确定无误,他就是个昏君,不过颤抖的人,不是他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