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阴错阳差

类别:武侠仙侠 作者:异香葡萄字数:4264更新时间:21/01/14 15:10:13
    雁门关,自古以来为兵家必争之地,只因其地势险要,地理位置独特,为长城上的重要关隘,因此也被称为“天下第一关”。

    汉朝时期,雁门关还没有正式命名,李牧奉命驻守关隘,以拒匈奴。期间,大小战役不下百次,屡破匈奴于雁门关,被后人称为“奇才”。

    再至唐朝,唐军驻守关隘,抵御北方突厥。《唐书。地理志》有云:“东西山岩峭拔,中有路,盘旋崎岖,绝顶置关,谓之西径关,亦曰‘雁门关’”。自此,正式命其为“雁门关”。

    到大宋之时,随着大辽,吐蕃等国的兴起,雁门关更是成了兵家必争之地。边境时有战事发生,宋兵屡次与前来侵犯的敌人交战,一时间,烽火连天,战事惨烈,双方互有损伤。

    辽国皇帝耶律洪基素来对大宋有侵犯之意,这日,亲自率二十万大军南下,直逼雁门关。

    “南苑大王何在?”耶律洪基骑一匹高头大马,身披金色铠甲,显得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“属下在。”从旁边赶上一人,其身材壮实,一脸豪气,正是新任的南苑大王萧峰。

    耶律洪基道:“萧峰,我命你带领一万大军在前开路,务必在黄昏时候,将雁门关拿下,不得有误。否则的话,以军法处置。”

    萧峰微有迟疑,抱拳道:“大王,萧峰自小在大宋长大,对大宋的一草一木皆有深厚的感情,就更不用说人了。大王要我攻打大宋,岂不是要我杀害自己的亲人,这。。。。。。恕萧峰不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早已翻身下马,跪在耶律洪基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。。。。。。”耶律洪基脸色微变,扬手就是一鞭打去,落在了萧峰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萧峰,你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大辽之人,可知道我大辽说一不二?一月前,我早就表明了攻打大宋的决心,如今你抗旨不尊,忤逆犯上,叫我的脸面何在?

    “今天你没有选择,我给你两条路走,要不帮我攻打大宋,继续当你的南苑大王;要不就自缚双手囚禁关押,等我大胜回来后再来收拾你。哼。”

    又是几鞭扬下,直打得“啪啪”作响。

    萧峰并不躲避,任凭皮鞭落在自己的身上。过了半响,起身忽道:“也罢,我萧峰既为契丹人,今天违背大王的命令便是不忠,若是因此去攻打大宋便是不义。世上路虽多,但我萧峰却没有选择。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,伸手朝一旁的侍卫抓去,随手夺过一支长箭,猛地用力朝自己心窝插去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不要!”段誉,虚竹两人几乎同时大叫,一起飞身扑上。就在这时,乔征宇也是大叫了一声,却是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说写到这里,可能所有人都是一头的雾水。这分明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武侠桥段,“萧峰”“段誉”还有“虚竹”,让人不能熟悉的再熟悉,一看到他们,我们的心中就不自觉的开始激动。

    奇怪,这“乔征宇”又是谁?怎么会多出一个人来?

    这的确有些奇怪,这个叫乔征宇的与整个小说又有什么牵连?这不是写武侠吗,既然如此,那怎么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听过?

    带着无数的疑问,让我们把故事重新整理一下,去揭开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事实上本书的主角就是这个叫乔征宇的人,他生活在现代的城市里,是不不折不扣的武侠迷。至于到了什么程度呢,可以这样说吧,金庸先生的十五本小说,在他的脑海里组成了一个奇特的江湖。

    当然,他对于书中诸多的人物他如数家珍,只要是能叫出名字的就没有他不知道的。也曾经为此,他还经常与别人讨论书中的情节和人物,津津乐道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比如谈论书中各人物的武功排名,什么“一僧二挂三老四绝”,“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”等等,一说起这些,便如打了鸡血,都是一套又一套的,长篇大论,只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因此加入了武侠论坛群,不仅相互交流经验,并与里面的大神讨论问题,时常是为了某个人物或者情节睁得面红耳赤,粗话乱爆。

    “武侠,我乔征宇说第二,就没有人敢说第一,请记住我的话。”这是乔征宇时常挂在嘴边的话,每次在争论完后,都要留下这么一句,也不管别人感受,立即下线睡觉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他躺下后,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也正是因为这个梦,将改变他的未来一生。废话少说,还是让我们回到主题,拭目以待,把眼睛睁大,仔细观看吧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他满头大汗,双眼圆睁,脸上还挂着惊讶,望了望四周,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“原来又是一场梦,真是吓死我了。”乔征宇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梦,仍是心有余悸,摇了摇头道:“又在胡思乱想,明天还得上班呢,还是赶紧睡了吧。”身子一软,又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,乔征宇,你干吗呢,压着别人身上不痛吗?”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声,令乔征宇幡然醒悟:“哦,忘了,旁边还有一位老婆大人呢。”不敢作声,偷偷移至一边,假装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“哼,都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整日还在看一些无聊的小说。我看你呀都快沉浸在里面了,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。”说话的女子是乔征宇的妻子夏文丽,一个美丽的女人。

    乔征宇与夏文丽自小在一起长大,也算得上是两小无猜,青梅竹马。按照事情的正常发展,最后恋爱结婚也是顺理成章。两人相亲相爱,倒也和睦,虽有时为了一些琐事会小吵小闹一顿,但终归和好如初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乔征宇笑了笑:“老婆,别生气,人家不是工作压力大嘛,所以找些别的事情来缓解一下压力。好了,算我错了,我向你赔礼道歉总行了吧。”从床上爬起来,朝夏文丽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夏文丽捂着嘴笑道:“明天还要上班呢,谁有工夫理你。好了,早些睡,不要在这里瞎折腾。”转过身去,不再理睬。

    乔征宇一脸无奈,回床休息。只过了片刻,便听妻子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不禁笑道:“真是服了她了,这么快就睡着了。”转过身去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可过了好半会,他又忽然将身子平躺过来,睁开双眼,望着天花板,想起白天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乔征宇在一家大型游戏公司上班,自己硬是拼着过硬的技术,顺利进入了公司。老板见他肯吃苦耐劳,而且外形也不错,便将起安排在策划部工作。

    策划部的老大大有来历,听说是个靠关系进来的年青人,脾气暴躁,而且喜欢动粗,对人十分不友善。平常除了安排大量的工作外,还动不动就加班加点,而且还偷偷扣除员工工资,对员工从来就没有好脸色过。员工是敢怒不敢言,但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乔征宇爱抱打不平,对于此事早有不满,几次与他理论,都被他一顿臭骂,赶出了办公室。今天一早,老大又将乔征宇叫到办公室,先是莫名其妙被骂了一通,随后丢下一大堆的工作,让其务必在明日完成,否则的话,就要对乔征宇实行公司考核制度。

    乔征宇下班回到家,吃过晚饭后,便连夜加班,一直到凌晨一点,才好容易完成了工作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仔细再检查一下,万一被那个老魔头找出一些问题来,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。”乔征宇想到这里,骨碌一下从床上跃起,小心翼翼来至电脑旁,只听“吱”的一声,屏幕顿时亮了起来,映满了乔征宇的整张脸。

    随着电脑的正常运行,很快进入了系统画面,乔征宇找到公司的项目,点开对其开始进行了详细的检查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小时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嗯,没问题,这下可以放心了。”乔征宇点了点头,正欲关闭程序,忽见角落里有个奇怪的图标,于是好奇的点开。

    “欢迎您来到金庸武侠世界,这里有你想要的美食,有您想学的神功,还有您更加想要认识的英雄。加入我们吧,只要你是个金庸武侠迷,保证你进来后绝不后悔。”屏幕上跳出个古怪的小精灵,在介绍了这么几句后,随后手中魔法棒一挥,一阵绚丽多彩的光芒后,屏幕上又出现了一个建立角色的画面。

    乔征宇心中嘀咕:“额,这么晚了,还是不要进去了吧。”正犹豫不觉时,那小精灵又道:“怎么,还考虑什么,建立好角色后,你便可以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自由遨游。除暴安良,结识英雄,难道这不正是你梦寐以求的事吗?”

    乔征宇想起平日在公司里受气的事,不禁气上心头,再无犹豫,在角色名称上写了自己的名字,选择了性别后,点击进入了游戏。

    “谢谢!欢迎来到金庸武侠世界,尊敬的乔征宇大侠,您现在已正式进入了游戏。”小精灵挥了挥魔法棒,顿时天上出现一朵朵美丽的烟花,光彩夺目,靓丽照人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好像是有点意思。”乔征宇望了望四周,只见自己正在一个房子里,好奇道:“我怎么在这里,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小精灵笑道:“这就是你在游戏中的家,可别小看这里,这可是整个游戏中唯一可以让你安心休息的地方。日后你闯荡江湖,无论身受什么样的重伤,只要一回到这里,便可以马上恢复正常。”

    乔征宇似懂非懂道:“哦,那我现在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小精灵道:“你现在的任务是,找到十四本书,即‘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’这十四本书。”

    “十四本书?这还不简单吗,直接到书店里去买不就成了,何必还要去找呢。”乔征宇感觉很可笑,随口而出,嘴角带着一丝轻视。

    “笨蛋!这怎么行。”小精灵用魔法棒狠狠打了他的头一下,像是气坏了。过了一会儿,又道:“这里是游戏的世界,并不是你现实中的世界,请你摆正位子,不要胡闹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乔征宇摸着后脑勺,道:“本来就是嘛,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搞得那么复杂,这个游戏不好玩,我还是不玩了。”走至门口,推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哇,外面怎么都是一片乱码,路呢?路在哪里?”在乔征宇的眼前根本无路可走,有的只是无尽的乱码,即电脑里最常见的那种,看久了对眼睛伤害很大。

    乔征宇有些慌张,在房子内来回跑动,到处寻找路口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麻烦了吧,我劝你还是别费尽了,要想离开这里,就得听我的。只要你好好完成这个任务,自然有人会带你离开这里。”小精灵“嗖”的一下,像变魔术似的,忽然又飞到了乔征宇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离开这里,我不要呆在这里,我要见我老婆。只要能离开这鬼地方,哪怕是整天面对着老大,受他的臭骂我也心甘情愿。”乔征宇开始有些后悔进来,摇头自语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又道:“小家伙,快点带我走,否则的话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抡起拳头就朝小精灵打去。

    “好呀,你来呀。”谁知道小精灵根本就不害怕,甚至是躲都不躲,就这么笑着看着他。眼看乔征宇的拳头即将打在小精灵的身上,可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,那拳头却是从小精灵的身子里穿了过去,竟然打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邪门,我就不相信打不着你。”这下更激发了乔征宇的愤怒,双手轮流打去,却是拳拳落空,直累得他气喘嘘嘘,不住在那里骂道:“好小子,你厉害,算你牛逼。”

    小精灵笑道:“这下知道厉害了吧,这还不算什么呢,我在游戏中算是最差的了,你连我都打不过,还指望能打赢谁。就拿你公司里的那个老大来说,别看他年纪比你小,其实他一直都在健身,如果真动起手来,只怕你还不是他的对手呢。”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只这一句话,顿时叫乔征宇的心凉了半截,心中思道:“好像是这么回事。我记得有一天公司电梯出了点小故障,全部门的人都呆在电梯里等待,只有他徒步上楼,而等到电梯修好时,他竟是比我们都要早到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次,因工作原因,我无意中闯进他的办公室。谁知他脱了上衣正在那做俯卧撑,数十个下来,竟是毫不费劲,一身的筋肉如同雕刻般的结实,浑身有力。还有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乔征宇不敢再想,改变了主意,点头道:“好,算是服了你。我听你的就是,你告诉我,我下面该怎么做?只要能离开这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小精灵乐道:“孺子可教,这就对了嘛。其实我作为游戏的领头人,只负责将玩家带进来,接下来具体要怎么做其实我也不知道。不过我可以提示你,你出了门后,一路往东走,看见前面有个客栈,就找到里面的店小二,到时你自然会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啊!就这样?我是不是又被耍了。”乔征宇懊悔不已,无奈的摇了摇头,又道:“好吧,但我还有个条件,这里高手众多,对于我一个新手来说相当地危险。为了表达一点的歉意,那你总得送我点什么吧,比如绝世武功什么的,否则的话,要是遇见任何一个,我岂不是被虐的份。”